欢迎访问火热文章网
你的位置:首页 > 经典文章 > 文章正文

惊悚|为复活“情·人”,他放干了妻子的鲜血

时间: 2020-02-14 18:04:59 | 作者:青青紫 | 来源: 火热文章网 | 编辑: admin | 阅读: 82次

惊悚|为复活“情·人”,他放干了妻子的鲜血

  01

  睡梦中,我突然看见一张女人的脸。

  脸色煞白,枯槁憔悴,面颊上很干燥,没有一丝血气,眼晴里蓄满了泪水,身体周围散发着隐隐的雾气。

  她就那样定定地盯着我看,仿佛怎么也看不够,蓄满水的眼晴里满是不舍。

  “春风,你要跟着田道长好好学本领,好好地活着。”

  那是我姐姐郝菊花的脸,我那菊花般明媚动人的姐姐,何时竟然成了落日黄花?

  眼前迷雾散去,我也从睡梦中惊醒。

  清醒过来的我,压抑着心里隐隐的不安,快速翻身下床,跑进厨房,装上一碗白水,掏出怀里的三根筷子,嘴里念叨着姐姐的名字。

  果然,三根筷子直直地立在了碗里。

  姐姐魂魄真的已经出窍了!刚刚念的咒语只能叫住亡魂。

  我瞬间崩溃,匆匆忙忙跑到师傅房间,师傅团坐在床上,看到我,平静地说:你下山吧!

  我跟着师傅在海仙山上学艺已经三年,三年没见过姐姐和爹娘了。

  山上没有通水电,也没办法和他们联系。

  好在这三年,我养好了身体,也和师傅学到了一点点皮毛,会点隐身术,也能用师傅送我的三根筷子,请筷子仙下凡帮人问问吉凶,收收魂魄。

  师傅给了我一张符咒,让我无论何时也别让怀里的筷子仙离身。

  天刚矇曚亮,我就拜别恩师下了山。

  02

  回到阔别三年的村庄,站在村头的竹林边,竹林还是那么枝繁叶茂,清新的竹香沁入耳鼻。

  竹林深处,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女身后跟着一个十一二岁的叛逆少年,一脚又一脚,欢快地踢着脚下的竹笋。

  “郝春风,你不想活了?那么糟蹋笋子,看我晚上还做不做笋乳给你吃”。

  少年住了脚,老实收拾好被自己踢坏的竹笋,装进背上的筐子里,讨好地央求姐姐晚上一定要做笋乳吃。

  前面的老男人砍好竹子,熟练地劈上几根竹条,把砍刀别进腰间,用竹条将竹子捆成一大一小两捆,和少女一人扛上一捆,招呼少年跟着回家。

  想起往事,叹息一声,我加快步伐回到家里,爹在门口编篮子,猛然看到我,浑浊的双眼瞬间闪过一丝光芒,又暗淡下去。

  “回来了?”

  “嗯,妈呢?”

  “你妈这些天腿脚不便,在炕上躺着呢!”

  妈看到我,忍不住哀嚎:风娃子,你可算是回来了。

  我姐呢?

  爹妈面面相覷,妈叹息一声:你姐没福气呀!

  恍惚间,看到姐姐气喘嘘嘘抱着一小坛笋乳,赶上我和爹,把笋乳放进爹怀里。

  “爹,山上苦寒,把这个给风娃子带上吧!”

  走出村子很远,回头依稀能看到姐姐伫立在风中,双肩抖动,姐姐肯定在哭泣。

  没想到,那一回头,竟是永别,再见只能在梦里。

  03

  妈说一年前,村里首富陈家的独子陈伟,从医大毕业后在医院工作没多久,不知道哪根筋搭错了,居然辞职返乡创业,偶然在路上遇到姐姐,对姐姐一见钟情,开始热烈地追求姐姐。

  陈家知道后,不但没有因为我家贫穷而阻拦,反而立马请媒婆上门提亲。

  媒婆携带着丰厚礼品找上门时,老实巴交的父母顿感受宠若惊。

  要知道,那陈家在村里可是跺跺脚,村领导都要惧怕三分的,他家承包了五百多亩土地。还有果树、鱼塘、猪场、鸡场,总之就是多元化发展,是市里有名的农民企业家。

  听说不但在本村,在镇上那都是说一不二的存在。

  风度翩翩的陈伟是陈家独子,更是村里少有的名牌大学生。

  反观我家,家徒四壁,一家四口还住在五十年代公家分的三间泥屋里,冬天飘雪,夏天漏雨,姐姐只读过几年小学,就回家伺候病弱的老妈了。

  老实木纳的爹,除了砍竹子、劈竹子、编竹器,啥也不会。

  作为家里唯一的希望,我上到初二,突发疟疾,药石无灵,村医束手无策,贫穷的爹妈没钱送我去大医院治疗,只好将我送到海仙山上求田道长医治。

  陈家能看上姐姐,父母感到祖上冒了青烟。

  从来不拿正眼看待我家的亲戚们蜂涌而至,纷纷夸赞我姐姐的美貌贤惠,希望姐姐嫁入陈家后,不要忘了这些叔伯亲戚。

  姐姐在大家的祝福声中,幸福地嫁入陈家。

  04

  嫁到陈家后,陈家人并没有嫌弃姐姐,姐夫陈伟对姐姐更是宠爱有加,几乎夜夜同房。

  陈家的生活比起我家,有着天上地下的区别,陈母总是炖许多昂贵的补药给姐姐喝,说是姐姐营养不良,让姐姐多喝点补药,好早生贵子,给陈家添香火。

  奇怪的是,姐姐越补越瘦,原本水灵灵的人儿,一天比一天憔悴。

  不到半年,就奄奄一息了。

  妈去看姐姐时,姐姐艰难地告诉妈妈:感觉自己已经时日无多,可能再也见不到我了,让妈把她腌制好的一罐新鲜笋乳抱回去,等爹得空送去山上给我。

  熬到端午节,姐姐就去了。

  村里人都说姐姐福薄,享不了福,姐姐没了,郝家那些族亲也不再待见我家。

  家里又恢复了门可罗雀的生活。

  妈告诉我:姐姐就埋在竹林深处,爸去砍竹子时总能看看她。

  来到姐姐坟头,不禁凄然泪下,当我跪下磕头时,怀里筷子仙不安地抖动着。

  我拿过姐姐坟头的食罐,去竹林边的小溪里舀满水,掏出筷子仙放入食罐中,我念动咒语,筷子仙整齐地立起来。

  姐姐的死,真的另有隐情。

  我摸黑去陈家转了一趟,闻到淡淡的尸气,顺着尸气找到尸气的源头,发现竟然是姐姐姐夫的房间,床头的婚纱照赫然在目,照片里的姐姐开心地靠在那个叫“姐夫”的男人身边,巧笑嫣然。

  房间里很久没住人的样子,难道尸气是姐姐留下的?姐姐刚过世不久,这尸气闻着至少过世快一年了。

  我带着疑惑回到家里。

  05

  我想去会会我那姐夫。

  妈说:姐过世后,姐夫特别伤心,为免睹物思人,姐姐头七过后他回了省城。

  我来到省城,很快找到姐夫工作的医院,假装患者接近他,他没有见过我,以为我只是个普通问诊的患者。

  一番望闻问切后,告诉我:我身体没毛病,可能只是饮食不规律,让我多饮水,注意饮食。

  在他身上,我闻到熟悉的尸气,可他分明是个活人。

  我用隐身术跟着他来到他住的地方,他进了门,直奔地下室,地下室里寒气逼人。

  “心梅,我回来了,你今天有没有感觉好点?”

  地下室的冰床上躺着一具女尸,美丽妖绕,我那姐夫温柔怜惜地一遍遍抚摸着女尸。

  他身上的尸气,应该是在女尸身上沾染的吧。

  “黄半仙说,你只要喝下乙亥年五月初五午时五刻出生的女人血液,吃下她的心尖肉就会在月圆之夜复活,还有两天就是月圆之夜,我们又可以回到从前的美好时光了”。

  乙亥年五月初五午时五刻?那是我姐姐的生辰八字。

  这陈伟对姐姐哪里是一见钟情、再见倾心?分明是有预谋地接近。

  原来,这心梅才是陈伟的心上人。

  他们是大学情侣,毕业后,分在同一家医院工作,他俩主要研究人体心脏。

  一次在研究心脏标本时,心梅不小心打破了浸泡标本的玻璃罐,玻璃碎碴划伤手指,浸着尸气的水从伤口渗入血液,她染上尸毒,不久就过世了。

  伤心欲绝的陈伟,把俩人刚刚装修好的婚房地下室改成冰窖,制了冰床,将心梅安置在地下室,日日陪伴。

  一次偶然的机会,陈伟外出时遇到黄半仙,黄半仙闻到他身上的尸气,嗅到商机,几番诱哄下,他便说出实情。

  黄半仙自称有办法让心梅死而复生,陈伟仿佛抓到救命稻草般粘上黄半仙。

  黄半仙告诉他:只要找到乙亥年五月五日午时五刻出生的女人,与那女人行房,取那女人精血,五月五日时用她鲜血煮她心尖上的肉喂给心梅,待月圆之夜心梅就会复活,他与心梅行房后,便可解两人身上的尸气。

  06

  陈伟一番寻访后,姐姐成了他的猎物。

  他假意追求姐姐,丧心病狂地取姐姐精血,在端午节给姐姐下药,取了姐姐心尖肉,放完姐姐身上的最后一滴血,替姐姐清理好身体,悲哀地对外宣布姐姐病故。

  得知真相的我怎么会放过他?我悄悄把他对心梅说的话录了音,把录音寄到派出所,我要让法律去惩罚他。

  警察很快带走他,他的心梅被火化,心上人灰飞烟灭,是对他最大的惩罚,他再无求生的欲望,很快招供,判了死刑。

  陈伟被枪决后,我全力追查罪魁祸首黄半仙的下落,历经千山万水,终于在一间破落的神庙逮到他。

  几番恶战之后,我用手里的筷子仙插穿他的心脏,并用符咒封印了他的天灵盖,让他生生世世,永远不得在人间轮回。

  回到家乡,爹种在姐姐坟头的菊花黄得炫目,开得灿烂,姐姐终于可以安息了。

  抱着姐姐留给我的一罐笋乳,辞别爹妈,我返回海仙山继续修行。

  海山闻说风能引,金丹苦炼几生坚。

  转眼风花各自飞,秋深人瘦菊花肥。

  秋菊有佳色,浥露掇其英,远我遗世情。

  神棍| 夜店公主,床下藏着一副骷髅

  神棍|夜店公主,床下藏着一副骷髅(二)

  神棍|夜店公主,床下藏着一具骷髅(三)

  神棍|嗜血骨灰盒,吞了三条命

  神棍|丢失魂魄的女人们,背后隐藏古怪阴谋

  神棍| 女子身上诡异黑印,引出暗河藏宝秘密

  神棍|妻子得怪病,却引他入诡异旋涡(结局)

  关注青青紫

  阅读更多精彩

  神婆|神棍|出马仙|茅山捉鬼人

  一言不合就给我在看

文章标题: 惊悚|为复活“情·人”,他放干了妻子的鲜血
文章地址: http://www.fireico.com/jingdianwenzhang/61441.html
文章标签:干了  惊悚  鲜血

[惊悚|为复活“情·人”,他放干了妻子的鲜血] 相关文章推荐:

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