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访问火热文章网
你的位置:首页 > 经典文章 > 文章正文

再不会来的过去

时间: 2020-02-10 22:55:15 | 作者:4开 | 来源: 火热文章网 | 编辑: admin | 阅读: 96次

再不会来的过去

  黎明,河上的浓雾开始飘散,河边的石子路上湿漉漉的散发着温润的微光,偶尔传来几声鸡鸣犬吠。青砖的柱子挑起院墙,墙壁粉着白灰,白灰把青砖缝勾勒得横平竖直,马头墙上青瓦鱼鳞。远远的似有炊烟无形于清新的晨光中。     若有若无的如丝细雨,让空气有些清冷。初禾一手扶着画夹,坐在露台上,一只手拿着铅笔,对着小镇发呆。露台上的灯光,稍微暖和了她的孤单,离开那么多年,其中经历了人生种种,记得一些,也忘了很多。最后,累了,只想找个地方暂时躲开熟悉又陌生的生活,没有什么理由,就是想。想来想去,干脆随脚走,没成想,脚步直奔着最初的地方而来,再次回来不想打搅任何人,于是住在客栈里。小小的客栈立在河边,挑在河面上的露台,正对着河那边的古老街道。初禾眯起眼睛,在一片青灰色鳞次栉比的瓦房顶中,寻找那个小小的院落。记忆慢慢涌上心头,记得那个小院,就在一条窄窄的巷子里,青砖的门头高挑,门脸高窄。两扇原木色的木门,不知年月久远,已经磨得没有了吱吱呀呀的声音。院里门边,一棵不知岁月的李树,每到这几天花开如云,洁白安静。这树几乎家家有,守着寂寞的小镇,看起来悠长的巷子还有缓慢的时光。初禾的目光开始有意识地去寻早那棵老李树,“不知道,它还在不在?”一杯速溶咖啡握在手里,心里有些失落,那时候没有这些,却隐隐记得那种单纯的快乐。“那是什么了?为什么……”初禾努力回忆,那说不清的感觉,时不时跳出来,说不清道不明,却一直执拗地存在,是一种忘却了的愉悦,简单、舒适、不疾不徐,还有……自己也说不上来,但就是存在,这也是自己的作品里吸引人的地方,那些难以察觉却是最让人着迷的地方。光线明朗起来,虽然还有薄薄的云雾,隐约间,初禾想象着对岸排列在缓坡上的街道、巷子,一扇扇紧闭的木门。门前还是那些古老的青石板路,延伸着,相互驳接,最后汇成两条大路,缓缓地消失在视线里。似乎一直这样延伸、延伸到看不见的世界里去。虽然,它们是自己熟悉不过的两条路,一条接着码头,自己正是从那里踏上小镇的土地,到这里上高中,开启自己的路。一条通往车站,自己正是从那里离开小镇走向城市,越飘越远。多年以后,再次回到这里,街巷还是那般模样,却已经不是那时的街巷,它们更加整齐干净。房屋看似从前,却已经不是从前的房院,细看只是一个样式而已。昨天傍晚初禾已经迫不及待地走了一边,看清了熟悉又陌生的小镇,不免有些失落。自己想找回的,想看清的从前,已然回不去了。又拿起画笔,她有些失意地在纸上边涂涂抹抹,边想着想心事,也没什么具体的东西,只是让思绪随意地在脑海里漂浮、旋转、流浪……初禾画着记忆里的木门和李树,却越画越远,越发模糊,撤下纸张,揉成一团,扔在一边再画,还是那样,重复,再画,还是那样……最后,她扔开画笔,抬起头来,对岸的房院已经在不经意间醒过来,有人进出。还有几户人家留着高大的老李树,雪白的花朵在晨光中如云似雾。来往街巷的人穿行在纷纷扬扬的花瓣中,浑然不觉它存在,更不理会它的美丽和诗意,只是木然地行色匆匆。“真可惜……”初禾轻声叹息着,不知道是对自己说,还是对来往行人说。最高处巷子里的院门陆续打开,一个个穿着校服的学生们离开家门,走向河边的街道。清新的阳光似乎跟着这些少女、少年快活起来,活泼地洒在房顶上,迅速地往下移。飞舞在风中的花瓣也轻盈起来,随着阳光和晨风,时而低旋时而高飞,装点着孩子们的笑语欢声,街巷也热闹起来。几个小孩子突然追逐着花瓣跑起来,伸出手要接住飘落的花瓣,几个大些的孩子也抬头看着满天的花瓣,微笑着……初禾的记忆被唤醒,也是这样的清晨,更古老一些的街巷,自己也曾经这样活泼过。不知道那个帮自己接住花瓣的同学如何了?记得他也是住在高处的巷子里,总是路过自己住的院子。时不时碰到,只是简单地问好,道别。那天也是这样,满天花瓣,自己出门还早,巷子里没有行人。也是不经意间被飞花吸引,不觉地伸出手,想要接住花瓣。那些花瓣却像顽皮的孩子,对自己欲擒故纵,试了几次都落空。正懊恼时,个头高大的他突然伸手接住花瓣,笑着递给过来,自己自然而然地接过花瓣,放在手心里仔细看。还记得他的声音:“你喜欢李花?”“这么多花瓣飞还是第一次见。”也记得自己惊奇的声音,在自然不过地回答。“你是才来的?从前没见过你。”“哎,刚到这里上高中。”“那么我们同校,你几年级?”“我……”一切那么清晰,有那么远,初禾不觉笑起来,原来自己在找的竟然那么简单,那几句话,这漫天的飞花,就在记忆的最深处,原来那么简单,如今却可望不可及……

文章标题: 再不会来的过去
文章地址: http://www.fireico.com/jingdianwenzhang/60376.html
文章标签:会来  再不
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