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访问火热文章网
你的位置:首页 > 经典文章 > 文章正文

被拷贝的人生

时间: 2019-12-02 22:58:13 | 作者:4644 | 来源: 火热文章网 | 编辑: admin | 阅读: 74次

被拷贝的人生

  惠子从办公室出来已经凌晨一点了,楼道里的声控灯断断续续地发出昏黄的光,打在惠子的脸上,于是她整个人就愈发憔悴了。她揉了揉干涩的眼睛,顺便也擦去眼角的泪。惠子小心翼翼地转动着脖子,望向挂在黑幕的中央皎洁的月亮,除了扭动脖子发出的嘎吱嘎吱的声响,一切万籁俱寂。上午八点,没来由地收到男朋友的分手短信。他说,我累了,三年时间已经够了,你没有理由把我永远困在你身边,我需要永远在一起承诺。惠子不可思议地盯着短信,有一节课了,什么话都说不出来。一切来得太意外,令她毫无防备。“老师,这道题没听懂,可不可以再给我单独讲一遍呢?”小蒋拿着数学练习册,走到惠子身边。低着头,声音像蚊子一样嗡嗡的。小蒋是班里最内向的学生,他高高的瘦瘦的,两颗大眼睛忽闪忽闪的像清晨遗留在池塘荷花里的露珠。惠子接过笔拍了拍小蒋的头,笑着说:“来,要仔细听啊。”于是这个高瘦的男生欣喜拉过一个板凳挨着惠子坐了下来。也正在给学生说第二道题的时候,惠子的手机又震动了起来,她慌乱的推开小蒋,走到教室外的走廊里,手机显示屏上的字变了字体,歪歪曲曲,这让惠子想起了小时候看的《故事汇》,里面有一篇故事《一只绣花鞋》,用鲜血写的题目,每个字下面还似乎有血想要滴下来。而短信的字体就是这种歪歪曲曲。似一只怨鬼在哀号哭叫。惠子一阵发麻。

  我累了,三年时间已经够了,你没有理由把我永远的困在你身边,我需要永远在一起的承诺。一个短信发了两遍,惠子立刻给她男朋友李新打了过去,却是关机。惠子来到这个偏远的的小山村支教已经有两年了,自己的努力获得了村民的认可,学生也喜欢和她在一起玩耍。他们喜欢称她为姑姑。这倒是源于杨过和小龙女的故事。这里交通闭塞,精神食粮短缺,唯一能够给这些孩子们精神寄托的就是古龙和金庸的武侠小说。家家都有一本,或神雕或小李飞刀。他们幻想着有一天能够像书中的大侠一样,挥斧劈山,直冲云霄。WINNTER村庄里依然保持着古时的生活方式,日出而作日落而息,像现在这种时候家家户户闭窗锁门,在梦中酣睡了。教室的东南方向,有一家便利店,名字为17号便利店,据校长说这个便利店到今年为止已经有17年的历史了,17年前文革时期,这原本是个学堂。与这个学校是一体的,文化大革命太激烈。红卫兵打着破四旧的口号将孔子的的神像推倒。又因为学堂的老师姓蒋,所以一直认为这所学校培养的学生反共反社会主义,然后又被贴上“封资修”的标签。直到1980年才建成一所商店,延续至今。名字一年一改,去年是为16号便利店。随着时间的推移,这所商店也显出其时代价值。便利店是小蒋的父亲蒋国经营着,通常到晚上十点学生下完课这所商店就关门了,可自从惠子来这所学校支教后,蒋国便把商店关门时间往后推迟几个小时,方便惠子批完作业后来吃点夜宵。一下午惠子的男朋友都没有回电话,为什么突然做出这个决定,这让惠子无法理解,她答应过李新今年七月份就会回去和他结婚,并在北京安定下来。她和李新算是青梅竹马,从小学到大学她一直跟在李新的屁股后面。大学毕业后,李新根据自己的专业在北京成立了律师事务所,而学师范专业的惠子却犹犹豫豫选择了自己的梦想。NATURE惠子用力推开便利店的门,铁门已经生了锈,新刷的枣红色油漆用手一碰就脱落。头顶的白炽灯泡映衬着惠子白皙的脸,地上的尘土在光束里飘舞。平常的时候,蒋国他们都应睡了。他们把灯留给惠子,而惠子拿完吃的后,也会自动的把钱放在柜子上。便利店的东西不多,能吃的东西就更少了,如果实在太晚了,蒋国还会给惠子下碗挂面。为了防止面会凉,他们会在灶里多放些柴,用小火温着。惠子拿了一包柜台上的烤馒头片,就着热乎乎的面,吃了起来,一天的劳累在这一碗面中消失殆尽。“姑姑,面够吗?要不我再下点?”小蒋突然在她身后出现,惠子下了一跳。“够,够,小蒋怎么还没睡?快一点了,明天还要上课呢。”“姑姑,不是也还没睡吗?”说着小蒋坐在惠子的前面,用手托着脸,看着她把嘴塞得满满的,一脸笑意。“姑姑,你会不会有一天离开小蒋,那个,离开我们呢?”“姑姑是对我们最好的老师了,以前也有哥哥姐姐来这里给我们上课,嗯嗯,有涛哥,木木姐姐,还有一个可厉害的,是什么博士什么的。”小蒋看着惠子,一点一点的回忆。“他们来的时候告诉我们说,山外有高楼。有橡胶的跑道,还有沥青的公路,那是什么的路呢?下雨的时候会泥泞吗?他们给我们讲各种好玩的事情,校长也拿出我们这最好的东西来给他们……”惠子看着小蒋一脸天真的样子,想要说些什么却又凝噎来了,她想起了和男朋友的约定,也想起了都市的生活,这绝不是说惠子是个追求物质生活的女孩,只是她有太多的牵挂。旁边的小蒋突然拿起桌子上的了纸巾把惠子嘴角的残渣擦了去,这一奇怪的举动将她浮游在外的神思拉了回来。“后来他们怎么样了?呃,呃,我指的是那些和我一样的老师。”

  “走了呗,能怎么样啊,那姑姑你会走吗?”这句问话使惠子陷入了两难的境地,她该怎么回答呢,手机放在桌子上,依然安静的像关了机一样。她纠结地拨弄着短信,想要看看是不是漏掉了什么。“姑姑,什么是爱情呢?杨过和小龙女那样吗?”小蒋突然问道。惠子吃惊的看着他,眼前这个十八岁的男孩。“我有一个男朋友,他……”惠子还没说完,突然身体向前一倾,是小蒋环住了她的腰。小蒋很高,惠子只到她的肩膀处。“小蒋,放开我”两人离得很近,以至于能听得到彼此的呼吸声,小蒋看着她,在其眼眸处不见了他往常嬉皮笑脸的调皮,像要溢出来的寒冷使惠子胆颤。“我知道你的男朋友,今天不是给你发短信说分手了吗?你想要什么的爱情,我都可以给你。只是你不能走。”惠子望着面前这个陌生的男孩,用力挣脱。然后问:“你怎么知道短信的事?”小蒋轻笑了一声说:“因为是我发的啊。校长没有告诉你吗?17号便利店有着它的神秘性。洞察未来,了解过去,远比你想的要厉害的多。” 惠子惊恐的看着他,眼前这个总是对未来有着憧憬的男孩,现在透过他的眼看不出任何的单纯,心似一个沉重的石头坠入了万丈深渊。如果可以她愿意一生留在这里陪伴这些孩子,这里山清水秀,但也有着科技发展的缺陷。如果这样父母怎么办,李新呢?墙上的挂钟左右摇摆着,时间依旧流逝,她需要一个答案,一个能使她安心留在这里的答案。 “你是走不掉的,李新会赡养你的父母。你看”小蒋手指着墙上的钟表。惠子顺着她的手看了过去,钟表的表壳像一个显示屏,上面播放电影似的,有着一个个画面。李新牵着一个女孩的手走在铺满鲜花的红地毯上,众宾觥筹交错,女孩一袭白纱,跟自己想象中的一模一样,那是自己跟李新的约定。随着主持人的声音,女孩缓缓的转过身来面向宾客。幸福的笑容能够隔着屏幕闻道奶油的香甜。惠子看着显示屏上的那个女孩,脸色煞白,随即又变成蜡黄色。她惊呼大叫。白色的婚纱上镶嵌着数万颗的珍珠,在琉璃灯的照耀下异常的绚丽,那个女孩挽过裙边,向慧子微笑着。又似乎是在嘲笑,也是在炫耀。高高的鼻梁,炯炯有神的双眼。惠子双手拍打着自己的脸,想让自己清醒些。不可置疑,那个女孩有着和她一模一样的面孔。“惠子老师,该换衣服了,一会轿子就来了。”“你是谁啊?我怎么没见过你。”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走进屋子,拍了拍惠子的肩膀,使正在发愣的惠子一阵寒颤。惠子皱着眉头仔细地打量着她。站在自己旁边的女人好生奇怪,她穿着淡青色的旗袍,发型却是古时的螺髻,但她的笑倒是很和蔼。“我是木木,以前和你一样。快穿衣服吧,今天可是你大喜的日子,千万别误了呀。”说着这个女人不知从哪掏出来一件婚袍,大红色的,像血染过一样,硬生生地给惠子穿了起来。惠子突然大笑了起来,可没过多久,眼泪又像决了堤。想要说些什么,可最终也只是啊啊了几下。她仿佛中了魔,哭和笑反复折腾了好几次。原本白皙的脸,就在一刹间,变成暗黄色。惠子抬起头看着那个奇怪的女人,空洞的眼似两个窟窿,冰冷而又深不可见底。“姐姐,我不会走的,今天我的夫君小蒋就会来接我,我有家了,对吗?”女人慢慢地梳着惠子的头发,发丝温润的从她的手里滑落,一缕又一缕。女人又将它捻起,熟练地扎着发髻,但随后一阵风吹来,刚扎好的头发又凌乱了起来。女人看着镜子里惠子傻笑的脸,掩面而泣。

文章标题: 被拷贝的人生
文章地址: http://www.fireico.com/jingdianwenzhang/40081.html
文章标签:拷贝  人生
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