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访问火热文章网
你的位置:首页 > 故事 > 文章正文

雪墨之崖,情深缘浅

时间: 2020-02-14 17:30:24 | 作者:孤军赴战 | 来源: 火热文章网 | 编辑: admin | 阅读: 94次

雪墨之崖,情深缘浅

  云天之巅,雪墨之崖。

  日出的朝阳未曾显现,一白衣女子,迎风舞剑,白衣凌然,身姿姣美。虽是女子,却丝毫不输于男子,一招一式均柔弱中带着刚强。

  花开倾城,不见缘深。

  壹

  她、白凌姣;他、叶展萧。恐是世间的错,他和他的结局或是早已注定,注定只能错过,只想逃脱,却相思难断。相思为引,思念做絮

  七年前,白露为霜,秋衣为伴。渭水之畔,邂逅伊人。填词大会上,凌姣轻捻碎步,神似曹植,七步作诗,凌笑江湖。他手持白扇,风流倜傥,情深绵绵。屹立填词大会下,看台上的这位白衣女子如何填词斩将。

  “环肥燕瘦,填词诗会上需得以其四个字来做词一首。”

  她,“汉有飞燕掌中舞,人闻汉代飞燕,倾城倾国。掌中起舞,神色怡然,望请诸位对下词。

  “唐有玉环至花羞,人说,唐时贵妃玉环因思家心切,无意赏花之时,竟让倾城倾色的花儿也低下了头。

  他对了她的下词,“汉有飞燕掌中舞,唐有玉环至花羞”。才女口章,才子气调。虽是一时之念,也注定了他和他之间注定只是“两个朝代的婉词传承”,花开的倾城,看不到情缘。

  生之宿命,难逃此劫。

  贰

  七年前她还是一个世事未明的女孩,一场大火就此毁灭了她的一切。母亲拖着她疲惫的身体,带着白家仅存的希望,来到了雪墨之崖。母亲让她拜雪墨之崖的缘浅师太为师,授她武艺,只为有朝一日,能替白家血洗冤屈。

  她的父亲,白凌堂因为得罪了当朝的权贵,也就是他的父亲,叶檀、叶大人。只因她的父亲替上访的百姓投递了上访书,让当今的皇上得以详知赈灾银款的踪迹,原是当朝权贵,权倾一朝的宰相、叶檀所为。皇上罚扣了叶檀半年的俸禄,并让他在府中闭门思过,不过朝廷之事。而叶檀却以此迁怒于白凌堂。一个权倾朝野的人,虽是剔除了他的权力,但他余下的势力依旧不可小看。

  叶檀只是派人略施小计,皇上就轻信了叶檀私下搓成的挑拨,下旨灭其白家满门。父亲为了能保住白家唯一的血脉,拼死护住了凌姣。

  凌姣亲眼目睹父亲倒在了自己的面前,母亲在旁一边口含着血泪将她拖走。“父亲,女儿一定会替你报仇。”

  放下尘缘,心无杂念。

  叁

  初到雪墨之崖的山巅上,缘浅师太并不愿见其母子。只因缘浅师太立下一规矩。“放不下尘缘,丢不掉心中杂念,明知是错,不如不见。”

  凌姣独自一人在缘浅师太的禅房门外跪了一天一夜,跪的整个膝盖失去知觉,却用意念坚守自己,只因她相信,守得云开见月明,她相信缘浅师太会收她为徒。

  天公不作美,夜晚的雪墨之崖上,寒冷的空气,凌姣纤弱的身躯如何能抵挡的了。看着满天闪晃的辰星,凌姣双满迷离,身体布满了疲倦,已经不自控的摇晃起来。此时的一场大雨来袭,无疑是雪上加霜,凌姣纤弱的身体倒在瓢泼大雨中。

  次日清晨,凌姣苏醒。面对的只是缘浅师太薄凉的背影。师太手持佛珠,闭眼冥思,口念佛语,“不羡鸳鸯不羡仙,尘缘俗世皆为身外物,白姑娘若能放的下,便一眼万空。姑娘若放不下,心有寸寸念,也难修得此生空明。”

  “师太,凌姣放的下。所有世尘皆身外之物,凌姣亲眼目睹了自己的亲生父亲倒死在自己面前,还有什么是不能放下的呢。恳求师太传授凌姣武艺,只要能报得了父仇。

  师太起身,萍踪侠影,直行远方。留下一句话,“姑娘,明日清晨,雪墨之崖崖巅相见。”

  再次盈见,都非故人。

  肆

  练剑习武的日子,虽然很苦,但一想到自己的血海深仇,这点苦又算的了什么。转眼三年一晃而过,此时的凌姣已经出落的如同雪墨之崖的雪莲一样纯白脱俗。

  而三年以后的叶展萧,在其父亲的扶植下,顺利的做起了当朝太子的师父,每天的事情就是陪着太子习武。

  凌姣走下了雪墨之崖,她要报仇。可叶府高手如云,连只鸟也难飞进去。更何况叶檀随行都是保密周全,下手很难。

  一日,凌姣看到了当朝皇上贴出的皇榜,欲召年方十八的姑娘入宫为当朝太子选妃。这是个机会,于凌姣当然不会放过,既然府中无法下手,那我就在宫中行刺。

  凭借凌姣清纯脱俗的外表,她顺利的当上了候选的十大秀女之一。

  那日中午,太子在叶展萧的陪同下去面选自己未来的太子妃。他和她就这样的在她惨遭灭门之后再次盈见。

  他注睛凝视,三年后的凌姣还是那般清澈脱俗。她眼望他,眼睛里夹杂的仇恨只是一把愤怒的焰火。只要在一个时候能点燃。

  凌姣当上了太子妃,他却眼看着她心爱的女子,流走在别人的怀里。

  凡尘杂念,尘之后果。

  伍

  落水之畔,花葬流水。她一把短剑刺中了他的衣肩。他没有料想的到,这是她设下的一个局。她谎称太子要外出狩猎,需叶展萧大人随行。

  鲜血渗出,染红了叶展萧的白衣。他没有还手,更没有击落短剑。他知道她恨他,他的父亲手刃了她的幸福,他要偿还她。

  “你为什么不还手,你可以还手的。不要说你喜欢我,那只是一个过去。”凌姣持着短剑,眼泪夺目而出。

  “凌姣,当初是因为我太喜欢你,非要娶你为妻,可我父亲怕因此误了我的前程,一怒之下,迁怒你的家人,他要绝了我的断念,才发生了当年的那门血案。”

  闻听这里,凌姣再也无力安生。

  原来凌姣拼死想要报的仇,竟然是这般究其发生的因。

  “凡尘杂念,皆为尘之后果,心中所难弃的,不过是不舍之人心中的一点痴念断想罢了,一切最后终是月圆无声,水逝无痕

  本文由《美文阅读网》负责整理首发

文章标题: 雪墨之崖,情深缘浅
文章地址: http://www.fireico.com/gushi/61430.html

[雪墨之崖,情深缘浅] 相关文章推荐:

    Top